<p id="qubji"></p>

<p id="qubji"><dd id="qubji"></dd></p>
<p id="qubji"></p>

<p id="qubji"></p>

<button id="qubji"><xmp id="qubji">

 

當前位置: 中工網媒體協作網頻道維權聲音-正文
入職時月薪兩萬 生病后遭遇欠薪
公司舉證不利 員工勝訴獲賠百萬
□記者 趙新政http://www.workercn.cn2020-05-13來源:勞動午報
分享到:更多

  2013年3月初,許聰通過獵頭招聘跳槽到北京一家生物醫藥公司。一入職,他就擔任部門經理職務,隨后又升至公司行政副總經理,月收入始終保持在2萬元以上。

  不巧的是,2014年年底,他突發心臟病住院。此后,公司持續21個月未向他發放工資。他以欠薪為由提出辭職,經核算公司需向其支付工資及各項經濟補償費用100余萬元。

  在相關負責人確認經濟補償數額的情況下,公司老板竟然不認賬。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許聰與公司對簿公堂,歷經仲裁、法院一審二審,最終勝訴,并于5月11日收到了相關賬款。

  行政副總月薪兩萬

  生病之后遭遇欠薪

  “我今年10月將到達退休年齡,但在2014年因生病不得不中斷職業規劃,并提前退下來!痹S聰說,他于2013年3月1日入職北京這家生物醫藥公司。按照業務特長,公司最初安排他擔任健康事業部經理職務,雙方簽訂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公司規定,該工作崗位執行標準工時制,對許聰無需記考勤,工資計算周期為自然月。

  2013年3月至8月,許聰的勞動報酬中每月有15000元為寧夏某醫藥公司發放,其余部分由公司發放,兩項合計2萬多元。許聰說,寧夏這家公司與其所在公司是關聯企業,老板是同一個人。因此,他服從公司安排,邊干自己的本職工作,邊為寧夏這家公司推廣銷售產品。

  然而,公司的解釋是,許聰屬于兩家公司對相關事宜進行合作期間的借用人員,上述每月15000元的款項屬于寧夏公司基于雙方合作向許聰支付的勞務費。此后,兩家公司終止合作,許聰就沒有這筆錢了。

  “公司這個說法是在我生病住院之后。2014年11月4日至28日,我因冠心病、心絞痛、高血壓住院手術治療。公司擔心我身體吃不消,同時認為我無法再為公司工作了,所以,刻意壓低我的工資!痹S聰說,即使如公司所說的5000元月薪標準,公司也已連續21個月沒有發放。

  員工提出解除合同

  因為補償發生爭議

  2018年5月2日,許聰以身體原因及欠薪為由向公司提出解除勞動合同,雙方的勞動合同實際于2018年5月16日解除。當日,公司發布了許聰先生不再擔任行政副總經理職務的通知,其中載明:許聰的工作交接、工資結算、辦理離職手續的截止日期為2018年5月30日。

  “一切進行得非常順利,但在最終核算經濟補償時卡住了!痹S聰說,由于老板認為其生病后沒有再繼續工作,所以,不應按照正常上班計算工資。同時,老板認為其工資標準不是2萬元,只能按照5000元的工資標準計算經濟補償。此外,老板還要扣除其應當享受的通訊、燃油等費用。

  “這一下,差別就大了!”許聰說,在盡最大努力協商未果后,他決定訴諸法律途徑解決爭議。

  2018年6月,許聰申請勞動爭議仲裁。仲裁裁決支持其部分請求后,公司不服并向大興區法院提起訴訟。

  法院庭審時,公司提交由許聰審核或復核簽字的2014年公司工資表和績效考核表,證明其月工資構成為:基本工資1500元、崗位工資1800元、學歷工資50元、績效工資1800元。由許聰審核簽字的2017年公司薪酬明細表中則載明許聰的工作崗位為“行政副總”,月工資構成為:定崗工資5450元、工齡工資200元、學歷/技能工資100元。由此,公司否認許聰關于其工資標準的主張。

  許聰辯稱,其發病后一到醫院就被接收住院,出院后馬上就上班了,不存在多休10天病假的事實,即使扣除住院期間病假工資,也只能扣除工資總額30%的部分。此外,公司承認其工作期間無需記錄考勤,其多年來持續加班未記報酬是不合理的。

  公司無法舉證證明

  法院支持員工主張

  結合雙方陳述及相關證據,大興法院審理本案的毛希彤法官說,對于許聰在2016年9月1日至2018年5月16日期間的出勤情況,公司作為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工資支付周期編制工資支付記錄表,并至少保存二年備查。本案中,許聰的工作崗位執行標準工時制,但其無需記考勤,公司主張其因心臟病在2016年9月1日及此后有累計半年沒有上班,公司因效益問題需與其重新確認工資標準,故未向其支付2016年9月1日及此后的工資。在許聰對此不予認可的情況下,公司應就許聰在相應期間的出勤情況承擔舉證責任。

  由于公司不能舉證證明許聰因病休假期間,法院結合許聰入院記錄中記載的現病史和出院記錄中記載的診療經過,酌情確定許聰因病需要休息暨病假的起止時間為2016年11月19日至2016年12月9日。據此計算,公司未向許聰支付工資的時間長達21個月有余,即便按照公司的說法,也僅能扣除半年時間。由于公司無證據證明在其他期間提示或催促過許聰到崗上班,故應承擔相應的不利后果;诖,法院對公司主張的許聰在2016年9月1日至2016年11月18日和2016年12月10日至2018年5月16日未出勤的主張不予支持,并認定許聰在相應期間正常出勤。

  對于許聰的工資標準,雖然公司提交的工資表格證明許聰的月工資標準為5000余元,但許聰對此予以否認。為證明自己的主張,許聰提交應聘表和談話錄音予以證明。其中,應聘表中公司董事長簽批處有“同意。工資2萬元整”字樣,公司主張“工資2萬元”不是董事長書寫并就此申請鑒定。經鑒定,“工資2萬元整”與樣本上的相同字跡不是同一人書寫,且與董事長的簽名不是同一支筆一次性書寫形成。毛希彤法官認為,依此來看,不能否認許聰所提供證據的真實性。

  另外,談話錄音的雙方為許聰與公司財務部經理和負責人。其中,許聰與公司的財務部經理就欠薪問題進行核對,許聰提出了自己的算法,同時又明確告知財務部經理“按你的算”,財務部經理查詢核算后稱“百萬富翁唉”,“96萬9千5百”。許聰在與公司的負責人就欠薪問題進行溝通時,許聰表示其月工資為2萬元,公司的負責人認可拖欠工資的事實,但稱“我都不知道月工資是2萬元,我以為是1萬呢”。公司認可談話錄音的真實性,法院對此予以確認。

  毛希彤法官說,雖然公司不認可許聰主張月工資標準,但結合其在公司的工作崗位,每月5000余元的月工資標準與社會通常認知的水平,以及公司負責人認知的水平明顯不符,該情況結合許聰與公司發生工資爭議所涉的期間,以及公司的財務部經理對拖欠許聰工資數額的核算情況,足以認定許聰的主張更為可信,故認定許聰的月工資標準為20000元。

  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員工勝訴獲賠百萬

  根據法院認定的許聰的工資標準及查明的公司向許聰支付的2013年9月1日至2016年8月31日的工資支付情況,法院認定公司未足額支付許聰上述期間的工資。由于仲裁委裁決的數額高于法院核定的數額,法院予以調整。

  許聰要求公司支付2016年2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的報銷費用。根據已查明的事實,雙方之間沒有就報銷費用事宜進行書面約定,在許聰提供報銷票據的情況下,公司在每月會為其報銷1000元的加油費和300元的通訊費?鄢呀浿Ц兜馁M用,公司還應補足相應的差額。

  由于許聰在2018年度剩余2天帶薪年休假未休,公司亦未向其支付相應的工資,故法院判決:公司向許聰支付工資差額523948元、欠薪399081元、報銷費用10800元、未休年休假工資3678元、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110000元,各項合計1047507元。

  公司不服法院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審理后認為,原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保存]     [全文瀏覽]     [ ]     [打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右側
催眠从高雅美妇到性奴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